歡迎登錄《教育科學研究》雜志官方網站
當前位置:首頁 > 特別推薦
理論探索 | 司成勇 李雨霜:基礎教育質量觀“三問”
作者:司成勇 李雨霜   發表時間:2019-04-12

摘要

基礎教育質量觀不能是僅僅停留于政府的政策法規、制度文件上的質量觀,而是在一個國家、一個民族、一個地區、一個學校實際踐行的質量觀。確立基礎教育質量觀需要追問三個問題:基礎教育的“基礎”是什么?基礎教育的目標是什么?基礎教育的質量標準是什么?基礎教育的“基礎”是做人做事的最基本的、基礎的、簡單的知識、技能/能力/方法和情感態度。基礎教育的目標是培養能夠合格地做人、合格地做事的人,也就是“成人”。基礎教育的目標包括普遍目標、起點目標與發展目標、向上目標,其中普遍目標、起點目標是首要目標。基礎教育的質量標準包括縱向標準和橫向標準。縱向標準是依次達成普遍目標、起點目標與發展目標、向上目標的水平;橫向標準則是效果標準、效率標準。

 

關鍵詞

基礎教育;基礎教育質量觀

 

 

基礎教育質量問題是當今國際社會關注的重大議題之一,無論是發達國家,還是發展中國家,都在努力探討和解決這一教育難題。當然,有的國家解決得比較好,有的國家解決得卻很差。究竟是什么原因導致基礎教育質量的差異呢?原因自然是復雜多樣的。不過,基礎教育質量觀的差異恐怕是非常關鍵的原因。這里的質量觀不是僅僅停留于政府的政策法規、制度文件上的質量觀,而是在一個國家、一個民族、一個地區、一個學校實際踐行的質量觀(這才是真實的質量觀)。為什么基礎教育質量觀在很大程度上會決定基礎教育質量呢?因為人的觀念決定行動,行動決定結果。筆者作為中國人,自然很關心中國基礎教育質量狀況。坦率地講,我國的基礎教育質量和基礎教育質量觀并不讓人滿意。作為一個中國人,本應對中國基礎教育質量及基礎教育質量觀感到滿意,因為這樣至少情感上是正確的。不過筆者以為,“一廂情愿”的情感乃至高大上的“理想”都不是判斷基礎教育質量的標準,更不是唯一標準、最終標準。

那么,我們應該確立什么樣的基礎教育質量觀呢?或者說,什么樣的基礎教育質量觀才是正確的質量觀呢?筆者以為,要解決這個問題,我們首先需要思考這樣幾個基本問題:基礎教育的“基礎”是什么?基礎教育的目標是什么?基礎教育的質量標準是什么?只有把這三個問題回答清楚了,基礎教育質量觀才能比較清楚。


一、基礎教育的“基礎”是什么?

 

基礎教育的“基礎”是什么?對于這個問題,一些學者已經作過一些探討。有人說基礎教育的“基礎”是知識,如,孫喜亭先生就主張基礎教育的基礎是文化科學知識;[1]也有人說是基礎知識、基本方法、基本態度與價值觀;[2]還有人說是知識、技能、方法等。[3]此外,還有別的觀點,此處不一一羅列。即便就這幾種觀點來看,我們也需要作一些分析和比較,看看它們究竟有什么區別與聯系。

 

首先,知識是基礎教育的“基礎”嗎?乍一看,知識好像是基礎教育的“基礎”。從心理學的分析來看,人的心理分為心理過程和個性心理,心理過程又包括知、情、意,個性是通過一系列的心理過程形成的,知又是情、意產生的基礎,從這個意義上來看,“知”似乎是基礎教育的“基礎”。從基礎教育的實踐經驗來看,我們傳統上一直強調“雙基”,這個“雙基”里面就包括基礎知識。從我們的人生經驗來看,似乎知識也是一個人生存與發展的基礎。沒有知識,我們就不知道怎么做事,不知道怎么做人。可見,基礎知識是可以成為基礎教育的“基礎”的。

其次,技能是基礎教育的“基礎”嗎?在心理學上,技能一般是指人們通過一定的練習和訓練所形成的熟練的操作行為方式。人們做任何事情都需要一定的技能。學習、工作、生活都需要技能,沒有技能,一個人將寸步難行。從基礎教育的實踐經驗來看,我們傳統上一直強調“雙基”,這個“雙基”里面就包括基本技能。如果說人生的任務就是做人做事的話,那么技能顯然是關乎做事的,基礎教育就是為人生奠基的,基本技能可以說就是為培養會做事的人(當然也包括做人)奠基的,因而也可以說是基礎教育的“基礎”。

能力是基礎教育的“基礎”嗎?能力是人們運用知識與技能分析、解決實際問題的水平。一個人的生活、學習和工作都離不開能力的支撐。從某種程度上說,學習、工作、生活的過程,就是解決各種各樣問題的過程,能力是直接為解決問題服務的,因此基本能力可以說是基礎教育的“基礎”。

方法是基礎教育的“基礎”嗎?所謂方法是人們解決問題的方式、手段和途徑。它是一種解決問題的策略。加涅在其教育目標體系中,就明確提出了認知策略這一目標,其實,這里的“認知策略”就是方法。在人們學習、工作、生活的許多情境中,要完成任務、達到某種目標,都需要運用一定的方法,它顯然是完成好某個任務的基礎,它當然也是我們做人、做事的基礎。基礎教育就是為學生將來做人做事打基礎的,那么,可以說,基本方法是基礎教育的“基礎”。

技能、能力、方法這三大基礎是什么關系呢?關于這個問題,心理學、哲學已經有過討論,筆者在這里不再贅述。由于三者都是跟一個人做人做事密切相關的,都是與分析、解決問題的方式、水平相聯系的,因此,從這個意義上來看,本文可以淡化技能、能力、方法的區別。也就是說,在本文中,技能就是能力,能力中有技能;技能要講方法,能力也要講方法;一個人掌握了做人做事的方法,也就是掌握了相應的技能、能力。本文傾向于把三者作為一個問題來對待。

最后,情感態度是基礎教育的“基礎”嗎?情感態度反映的是人們對人對事的心理傾向,是積極還是消極,是喜歡還是厭惡等。一個人在學習、工作、生活過程中,在做人做事的過程中通常都會產生一定的情感態度。擁有什么樣的情感態度,對做人做事都是非常重要的,顯然,情感態度是做人做事的基礎,也是基礎教育的基礎。

通過以上分析,似乎可以得出結論,知識、技能/能力/方法、情感態度都是基礎教育的“基礎”。我們還可以繼續追問,什么樣的知識、技能/能力/方法、情感態度是基礎教育的“基礎”呢?知識的類型多種多樣,有復雜的、高級的,也有簡單的、基礎的,按照人類認識的基本規律乃至事物發展的基本規律,它們都是從簡單到復雜向前發展的。因此,只有簡單的、基礎的知識是基礎教育的“基礎”。那么,區分簡單的、基礎的與復雜的、高級的知識的標準是什么呢?筆者以為只能是它與解決人類復雜的生產、生活和工作問題的相關程度,如果相關程度是直接相關,且相關程度高,那就是復雜的、高級的知識,反之就是簡單的、基礎的知識。技能、能力和方法是人們分析和解決問題的水平或方式,也是分析和解決問題的基本條件。技能和能力也是復雜多樣的,同樣也有簡單、基礎和復雜、高級之分。簡單的、基礎的技能、能力和方法是我們日常生活、學習、工作所必需的,而復雜、高級的技能、能力和方法則是專業工作、復雜工作所必需的,社會并不要求每個人都去從事專業的、高級的工作,大多數人只需要從事初級的、簡單的、基礎的工作即可。因此,可以說,簡單的、基礎的技能、能力和方法是基礎教育的“基礎”。情感態度是人們在做人做事過程中表現出來的傾向性。它們同樣是復雜多樣的,有初級的、簡單的情感態度,也有復雜的、高級的情感態度。對日常生活、學習和工作的情感態度是比較簡單的、初級的情感態度,如,愛日常生活、愛日常學習、愛日常工作、愛父母和家庭、愛學校和社區、愛讀書、愛勞動等就是一個人最基本的、基礎的情感態度,而愛祖國、愛研究、愛社會主義和共產主義、愛國際主義、愛無私奉獻等則是復雜的、高級的情感態度。對于基礎教育的對象來說,首先要給他們奠定的基礎應該是最基本的情感態度,如愛生活、學習、工作、家庭、學校等,然后才可能培養他們愛祖國、愛世界、愛人類等復雜的、高級的情感。

因此,基礎教育的“基礎”究竟是什么呢?筆者以為,基礎教育的“基礎”就是基本的、基礎的、簡單的知識、技能/能力/方法和情感態度,也就是說,基礎教育的“基礎”就是教給學生滿足日常生活、學習、工作基本需要的,做人做事的最基本的、基礎的、簡單的知識、技能/能力/方法和情感態度。其實,基礎教育的“基礎”,就是我們通常所說的基本素養。這種素養是全面的基本素質,即既有基本的知識和技能,又有健全的人格,還要有基本的能力。[4]有了這些,兒童就有了發展的基礎、成長的資本、創造的條件。


二、基礎教育的目標是什么?

 

關于教育的目的,國家的教育法規、教育方針政策中都有明確的規定。如,《中華人民共和國教育法》《中華人民共和國義務教育法》《基礎教育課程改革綱要(試行)》《國家中長期教育改革和發展規劃綱要(2010—2020年)》對教育目的都有相關的規定和要求。那么,這里為什么還要來追問這一問題呢?是否多此一舉呢?筆者以為,還需要繼續追問。我們不僅要追問理論、追問政策,我們更要追問實踐。因為基礎教育的目標不能只停留于文件、政策、法規上,更重要的是要落實在教育實踐行動之中。只有落實到行動中的目標,才是有效的目標,沒有落實到行動中的目標只能算是理論上的目標、紙上的目標。它可能“看上去很美”,但就好比“水中月”“鏡中花”,中看不中用,不能解決實際問題。基礎教育不需要這樣的目標。

 

那么,基礎教育的目標究竟是什么?或者說,我們究竟應該如何來認識和理解基礎教育的目標呢?關于基礎教育的目標,不同的法規和政策文件有不同的規定,文字表述上有很大的不同。到目前為止,最直接的、最明確的關于基礎教育目標的文件是《基礎教育課程改革綱要(試行)》。該文件規定了基礎教育課程改革的總目標和具體目標。其總目標規定“基礎教育課程改革要以鄧小平同志關于‘教育要面向現代化,面向世界,面向未來’和江澤民同志‘三個代表’的重要思想為指導,全面貫徹黨的教育方針,全面推進素質教育。新課程的培養目標應體現時代要求。要使學生具有愛國主義、集體主義精神,熱愛社會主義,繼承和發揚中華民族的優秀傳統和革命傳統;具有社會主義民主法制意識,遵守國家法律和社會公德;逐步形成正確的世界觀、人生觀、價值觀;具有社會責任感,努力為人民服務;具有初步的創新精神、實踐能力、科學和人文素養以及環境意識;具有適應終身學習的基礎知識、基本技能和方法;具有健壯的體魄和良好的心理素質,養成健康的審美情趣和生活方式,成為有理想、有道德、有文化、有紀律的一代新人。”[5]這一課程改革的總目標也就是當下基礎教育的目標。其中最核心的應該是“全面貫徹黨的教育方針,全面推進素質教育”。而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在內羅畢高級教育計劃官員討論會上給基礎教育的目的的定位則比較低調:“基礎教育,是向每個人提供的并為一切人所共有的最低限度的知識、觀點、社會準則和經驗。它的目的是使每一個人能夠發揮自己的潛力、創造性和批判精神,以實現自己的抱負和幸福,并成為一個有益的公民和生產者,對所屬社會的發展貢獻力量。”[6]

我們究竟該如何理解這些表述呢?基礎教育目標的精神實質是什么呢?其實,教育目的歸根結底是要明確規定學校要培養什么樣的人的問題。那么,基礎教育的目標就要規定基礎教育對自己所要培養的人的素質要求。基礎教育要培養什么樣的人呢?“基礎教育強調的是人的基本素質的全面而協調的發展,而不是專門和專業素質的培養,它實施的是基本的普通科學文化的教育”[7]。也就是說,基礎教育要培養的是能夠合格地做人做事的人。這是最基本的目標,或者說底線目標。這是由基礎教育的性質決定的。顧名思義,基礎教育就是為人的成長和發展奠定基礎的教育。基礎教育的目標當然就要圍繞著“基礎” 來做文章。

可以說,基礎教育的目標就是培養能夠合格地做人、合格地做事的人。這是普遍目標、起點目標,基礎教育還擔負著為高一級學校輸送合格新生的任務。這是發展目標、向上目標。基礎教育首先要完成普遍目標、起點目標,因為這是基礎目標,是人人都要實現的共同目標。這是作為人、作為公民,每個人都應該擁有的權利和素質的目標。其次是發展目標、向上目標,這一類目標強調專業性、高級性、差異性,因此是個性化的目標。既然是個性化的目標,就應該允許人們進行個性化的選擇,不必強求每個人都必須達成。因此,基礎教育的目標首先要注重普及化、平等化、公平化,保證每個學生都能夠獲得最基本的成長與發展,為他們的繼續學習、工作、生活奠基;其次,才是滿足不同學生個性化的發展需求。學生是否考大學、考什么類型的大學;將來準備從事什么樣的工作,都應該由學生自主選擇。不能把個性化的需求作為基礎教育的主要目標,更不能作為首要目標。否則,就是對學生人性的不尊重、對人權的不尊重。那么,基礎教育的普及目標、基礎目標是什么呢?這是需要我們特別關注的問題,這個問題就跟前文討論的基礎教育的“基礎”相關,或者說,基礎教育的普及目標、基礎目標就是要為每一個人的成長與發展奠定必不可少的基礎,也就是做人做事的基礎。特別是在語言與文學(母語和通用語)、數學與統計、科學與技術、體育與衛生保健、藝術與審美、人文與社會等方面的基礎知識、基本能力和態度。基礎教育要為每一個兒童“成人”奠基,它必須把培養對象是普通人作為其認識和行動的基點,培養的結果是使他們成為合格的公民。[8]“成才”,不是基礎教育的目的,[9]更多的是高等教育、職業教育的任務。雖然在上述六大基礎中,有所謂工具性的基礎,它們相較于其他基礎更具有基礎性,但這不等于其他基礎不重要,甚至不等于可以把它們分成三六九等,不能像現實中的一些中小學那樣把課程嚴格劃分成所謂的主科、副科,或者升學考試科目、非升學考試科目,而是要全面重視和開設好各門課程,打下學生成長與發展的全面基礎。這就好比一個人要保證身體健康就必須吃飯,既要吃主食,又要吃副食。不能說主食重要,就只吃主食,不吃副食。這也好比建造大樓一樣,必須建立完整的、全面的基礎,否則,大樓是很難建造起來的,即使建造起來了,也是很不穩固的。可以說,沒有全面的基礎,就不能培養一個個合格的人,發展目標、向上目標也將難以達成。這是由基礎教育的性質決定的。因為“基礎教育處于整個教育金字塔的塔基,具有教育程度的基礎性、教育對象的全體性和教育內容的全面性”[10]。


三、基礎教育的質量標準是什么?

 

討論了基礎教育的基礎和目標之后,基礎教育的質量觀是否就明晰了呢?在筆者看來,還沒有。我們必須進一步追問“基礎教育的質量標準是什么?”只有解決了基礎教育質量標準這個問題,才算為我們基礎教育質量觀的建立開辟了道路。基礎教育質量標準是什么?對于這個問題,有的人可能會說,這不是很簡單的問題嗎?國家的法律法規、政策文件當中不是已經有規定了嗎?的確,是有規定。但我們有了這些規定是否就足夠了呢?基礎教育質量標準問題是否就解決了呢?筆者以為,不盡然。我們知道,人可以說一套,做一套。地方政府和學校也難免落入這樣的境地。古今中外,這樣的現象屢屢發生,絕不稀罕。我們必須建構一個看得見、摸得著、落得實的標準。也就是說要建構能夠實際觀測的標準。只有這樣的標準才可能有效落實。基礎教育質量標準就應該是一個學校落實基礎教育目標的標準。一個學校貫徹落實了這一目標,就是達到了基礎教育的質量標準,反之,就沒有達到基礎教育質量標準。具體來講,評判中小學的基礎教育質量如何,就看其落實基礎教育目標體系中的普遍目標、起點目標和發展目標、向上目標的水平和程度。如果水平和程度低,那就表示沒有達到基礎教育的辦學標準。其首要的標準應該是達成普遍目標、起點目標的程度,其次才是發展目標、向上目標的程度。這個順序不能顛倒,更不能只要一個標準,舍棄另一個標準。我國當下的基礎教育質量標準存在的問題突出表現為兩大不良傾向,一種傾向性表現是:要一個標準,不要另一個標準,而且主要是追求發展目標、向上目標這一標準。另一種傾向性的表現是顛倒了普遍目標、起點目標與發展目標、向上目標的順序,把發展目標、向上目標看作首要目標,把普遍目標、起點目標看作次要目標。片面追求升學率、應試教育就是這一錯誤傾向的典型表現。以上是基礎教育質量標準的縱向建構。它要求我們必須把培養對象是普通人作為其認識和行動的基點,培養的結果是使他們成為合格的公民。[11]

 

從橫向來看,基礎教育質量標準應該包括效果標準、效率標準(即時間、精力、經費標準)。效果標準就是目標標準,基礎教育質量好壞應該看其目標達成度。達到目標者方能稱其為合格的基礎教育,反之則為不合格的、低質量的基礎教育。目前,我國基礎教育質量的目標標準,就是“全面貫徹黨的教育方針,全面實施素質教育”,即全面達成相應教育階段的培養目標。效率標準就是要看教育產出與投入的比率,產出與投入的比率高即為高質量教育,反之,即為低質量教育。在基礎教育發展過程中,考核基礎教育的質量,不僅要考核目標達成度,還必須考核效率,也就是要考核基礎教育學校在教育教學時間投入上是否貫徹了國家教育部頒布的課程計劃和課程標準規定的時間標準,考核他們在教學精力投入上是否停留于要求學生反復操練、超時操練(比如布置大量的重復性的作業,而不提高單位時間內的教育教學效率),考核他們在教育經費投入上是否嚴格控制教育經費的使用,用有限的、合理的教育經費投入創造更多更好的教育業績。[12]

總之,如果說教育質量以教育對個人和社會的教育需求滿足程度作為衡量標準,那么基礎教育質量就應該以基礎教育對個人和社會的基本需求滿足程度為衡量標準。基礎教育的價值在于“發展”,在于促進學生健康地發展。過去我們的基礎教育往往奉行一種“完人邏輯”,這種“完人邏輯”下的教育模式把本應該進行公民基本素質教育的基礎教育辦成了精英教育,違背了基礎教育、普通教育的本性。 當下的基礎教育再也不能繼續遵循“完人邏輯”,而要遵循“人性邏輯”“個性邏輯”,要在基礎教育的“基礎”之上,在基礎教育的目標引領之下,按照基礎教育本然的質量標準來發展基礎教育,也就是踐行先成人、再成才的基礎教育質量觀。

 

[注釋]

[1] 孫喜亭.基礎教育的基礎何在(上、下)[J].教育理論與實踐,2001,(4/5).

[2] 石中英.如何理解基礎教育的“基礎性”[J].人民教育,2005,(24).

[3] 燕國材.論基礎教育的“基礎”[J].學前教育研究,2005,(6).

[4][8][11] 司成勇.好學生=基本素質+特長[J].天津市教科院學報,2005,(3).

[5] 基礎教育課程改革綱要(試行)[EB/OL].http://www.gov.cn/gongbao/content/2002/content_61386.htm.

[6] 謝寧.面向21世紀的基礎教育和民族教育[M].北京:氣象出版社,1992:33.

[7] 扈中平.現代教育理論[M].北京:高等教育出版社,2000:149.

[9][10] 彭澤平,姚琳.“人才”不是基礎教育的培養目標——對我國基礎教育實然培養目標的批判性分析[J].中小學管理,2002,(5).

[12] Ю.К.巴班斯基,М.М.波塔什尼克.教育過程最優化問答(修訂本)[M].李玉蘭,譯.史根東,校.北京:北京師范大學出版社,1988:2.

 

(責任編輯:劉宏博)

論文來源于《教育科學研究》2019年第4期。